廣綠玉文化公共服务平台
新闻资讯
文章附图

近年来,我县大力发展“广绿玉”经济,做大做强广绿玉产业,力争在最短时间内把广绿玉产业打造成广宁县第三产业的支柱产业。
  广绿玉石是我县得天独厚的珍贵资源,它与浙江的昌化石、福建的寿山石、内蒙的巴林

文章附图

我县重点项目之一“广绿玉步行街”自去年竹子节奠基以来,经过一年多筹备,目前已有90%的商铺开始动工建设,整条玉器街已初成趋形。

文章附图

  ■收藏周刊记者 陈颖雅  曾是“养在深闺无人识”的“广绿玉”,原来已经有230年的开采历史,连日本藏家都早在上...

“强哥聊玉”之十七:火生的石事

来源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glvwhyjs

“强哥聊玉”十七:火生的石事

《关公夜读》火生80年代初的广绿玉雕刻作品,洋溢着质朴的乡土气息



火生在自家桃树下磨玉


    暖冬的阳光洒落在广宁清桂黄沙顶山脚下的村子,屋前屋后和菜地里,桃花正艳。火生在祖屋侧的桃树下正开着电锯打磨广绿玉,刺耳的声音隔着田垌传来,述说着这桃花源里关于石头的传说。

   近几十年,这山旮旯里的小村子因广绿玉走红而日渐扬名于外,跟火生有过重要的关系。出生那会,算命先生说,火生命里缺火,故取小名为“火生”。其实火生干起活来风风火火的,快言快语。火生兄弟在山里苦修了几十年,协助县里发现和开采了多条玉脉,功劳都被记录到别人头上,他头上没有光环,也不善经营,依然家徒四壁,唯门前那堆碎石料和厚厚的石粉尘,验证火生的勤劳殷实。

   看到我的到来,火生从床底下翻出他珍藏的一块石英绿原石,搬到阳光下,火生指着石面上红绿白相间的纹理,大嗓门说:“你看到上面有个英国美女么?!”屋前的桃花,盛开在火生的脸上。火生相石,无师自通。

   上世纪80年代,新成立的广宁广东绿玉雕工艺厂招工考试,火生顺利成为了玉雕厂的首批员工。同期考进厂里的清桂人,只有两个。火生生活在清桂山村里,70年代就开始一直挖玉。那时候还不叫广绿玉,山里人不识宝,只当作是滑石,卖给石粉厂加工成“滑石粉”。一级的白色玉矿石卖出每一百斤1.7元的好价钱,绿色的玉矿石只能算三级劣品,每一百斤只卖1元价钱。石头也能卖钱,能一直挖下去,山里人已经很开心了,咋知道会有一天突然说,这不是普通石头,是宝贝呢?!在乡亲都还傻了眼的时候,火生就凭着自小读书不用功,到处涂涂画画练就出来的美术功底,走进了玉雕厂的大门。由于火生在矿区土生土长,很快被厂里委任负责玉矿的勘察和采购工作。那些年头,火生在清桂的山里发现了多条矿脉。起初,厂里也不懂,只认“广东绿”的绿色玉料。渐渐的,新发现的玉脉不断产出新品种,基于信息传达的需要,总得有个名字啊,没有接受过多少文化教育的玉农,就依据自己生活阅历纷纷给新发现的种料命名:什么“鸭屎绿”、“竹叶青”、“鸡膏黄”等等,这种民间的命名体现了原始的自然崇拜文化。名称虽然对颜色描述得非常准确,但怎么听都感觉有点恶心。这一来,火生就憋不住了,再有新料出,他就自己模仿着浙江青田石和寿山石的名称来命名,还找县里玩金石的文人一起琢磨。随之,“绿海金星”、“秋景”、“松林积雪”、“灯光冻”等富有文采和意境的石名就诞生了。当然,火生也有囫囵吞枣生搬硬造的时候,比如,他发现一种“广东红”的新品种,色如土猪肉。火生给它取名为“宁脂红”,火生解释:和田有羊脂白,这是产于广宁的,所以叫“宁脂红”。

   2003年,偶然的机会,火生发现村子里猪圈的基石很特别,挖来锯开发现具有很好的工艺价值,一打听到原来这些基石都是村子后面那条山溪中挖来的,随定名为“坑底石”。 火生不动声色,自个蚂蚁搬家一般到山溪捞石头,三年后的某个晚上,才给大藏家老南打了个电话。一下子,村子里炸开了锅,村民纷纷跑进山沟的溪流里捞石头,把河床翻了个底。

   因为有火生,清桂这山旮旯里的竹篙村才扬名天下。不过火生太渺小了,玉石的事到了书面上,就没有了火生的名字。再说,又有谁会关心这些命名是谁最先提出的呢?广绿玉产业风风火火卷起的石粉尘,很快就把火生这个小人物给湮盖了。火生离开山旮旯,走南闯北一番后,又回到了自己的村子,坐在自家桃树下,磨玉。这扬起的灰尘,模糊了火生跟广绿玉的往事。


会员登录
登录
我的资料
留言
回到顶部